+ 1元cn域名 + 快速建站 + 收藏 + 地图 + 帮助 + 工具  
   首 页 | 东方文明 | 企事业 | 文明之窗 | 网站建设 | 东方校园 | 网上购物 | 东方证券|
  请输入:
 
首页/新闻

农民钟满军:挥汗十年 只为还上良心债

2008-8-5 9:37:59 来源: 黑龙江日报 发布人:
  住在全村最破旧的房子里,干着全村最繁重的劳动,却赢得了乡亲们最深的敬重…

    幸福村农民钟满军。

    “欠债还钱”,憨厚老实的钟满军认为这是非常正常的事,尽管中央、地方许多媒体报道了他诚信还债的事迹,但从他黝黑的脸上看不出半点骄傲。在7月的阳光里,在他低矮的3间土房前,这位54岁的农民对记者说,他这样做就是为了“能抬起头,心里不愧得慌。”

    老钟现在的房子,是幸福村最破的房子。“一面红”的砖墙裂开了口子,三面泥墙因破旧而微微倾斜,原本黑色的油毡纸房盖早已被风雨漂白了。但这破旧的房子里,却住着一位响当当的“铁人”。从1997年到现在的10多年里,他先后开破两台“四轮子”,碾破了100多条轮胎,用难以计量的汗水,书写着一位农民对诚信的执着追求。

  1

    豆价疯涨

    小油坊欠债10多万元

    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正是小油坊红火的时候。双城市幸福乡幸福村农民钟满军开着村里唯一的小油坊,凭借多年的声誉,钟满军几乎不需要流动资金。进大豆,喊一声就有人送上门来;卖豆饼,养殖户们先拉走再说。万八千元的往来账,乡亲们随口承诺,极少签字画押。买卖好了,就想扩大规模,把“笨榨”变成“机械榨”。没现钱不要紧,养殖户你五千他三千,五六万元的投入没几天就张罗齐了。当时商定,这些钱就算是预付款,将来用豆饼偿还。然而,一路疯涨的大豆价格,让涉“市”未深的钟满军心跳不止。大豆价格开涨,豆饼也随行就市。因为有约在先,钟满军只能“高来低走”,即用每斤一元三四的高价买大豆,却用每斤七八毛钱的低价卖豆饼,每斤豆饼亏掉六七毛钱。这样一来,钟满军在油坊最挣钱的豆饼上出现了严重亏损。为降低亏损,钟满军只能用加大产量来兑现合同。可是,大豆收购价格不断涨高。这就意味着,钟满军加工量越大,亏损额就越多。1997年春天,经历又一个榨期的折磨,钟满军的小油坊关门了。倒闭之日,就是清算债务之时。变卖大部分资产后,钟满军仍欠外债10多万元。

    2

    变卖家产 留下“四轮子”为还钱

    油坊停工的第二天,钟满军就开着“四轮子”拜访债主们:“只要满军这口气儿还能喘,欠你们的账就有还上的一天。”一个养鸡户对钟满军说:“不管咋的,你还有还钱的想法。要是你一放挺,我们啥招儿也没有。”因为了解钟满军为人诚信,几十个债主竟没一个到钟家讨“说法”。这反而让钟满军更坚定了还债的决心。变卖家产时,钟满军只保留了两样东西,一样是没人要的油榨,一样是能挣钱的四轮拖拉机。

    在一个清冷的早晨,钟满军夫妇搬出老宅子,前后六间大瓦房的院子,便宜地卖了。“多好的日子呀,一夜之间连住处都没了。”前来帮忙的乡亲们,都沉默不语。钟满军记得,搬家时的气氛竟跟出殡一样阴沉。

    3

    挥汗十年

    只为还上良心债

    搬家的当天下午,钟满军就把“四轮子”开进了兰棱沙场。从那天开始,钟满军和他的“四轮子”走上了漫漫还债路。从兰棱河边到幸福村,一个来回60多公里,钟满军每天要跑两趟,一个人连装带卸根本挺不住。没办法,他让大儿子跟车。

    钟满军是名副其实的“铁人”,他在10多年里创造了村里无人能破的“劳动纪录”:从1997年秋天到2001年5月,钟满军每天都要把村里的鸡粪,从双城东部送到西部的跃进乡,即使是年三十和大年初一,也从来没有间断过。从1997年春天到现在,幸福村80%以上的建材都由钟满军一人或父子运回。平均每天跑三次砖厂或两次沙场,每天往返100多公里,每天要装卸9000块红砖或10立方米沙子,每天装卸量至少在2.5万公斤以上。而且,为了有竞争力,钟满军的运费始终低于大汽车,人家每块砖运费三分钱,钟满军只要二分五。村民们都说:“‘钟铁人’的四轮子烧的是血汗,要不怎么能跑过大汽车?”

    钟满军家里有一本欠账本,凡是还的债都用笔打个勾。他说,他还的第一笔账是“死人账”。邻村养鸡的白崇颜与钟满军经常往来,扩建油坊时老白随手甩给他3000元钱。钟满军上门还钱时白崇颜已经过世,白家的人都不相信“活人能还死人钱”。白成友是钟满军的另一个朋友,生前借给钟满军4300元。当去还钱时,白成友的父亲白崇山对钟满军说:“成友死后,我听说你借过他的钱,但无凭无据的我没法和你对质。”钟满军说,无论死人活人,我都要让他们知道,我老钟说话是算数的。时光如梭,一晃十多年过去了。钟满军用汗水,把欠账冲得越来越薄,将“诚信”积得越来越厚。去年,钟满军又花1万多元,在村里买了一座破房子。又贷款买了一台新“四轮子”,和与他一起过的小儿子各开一辆。他说,今年将全部还清剩下的一万多元欠债。他还预计,最晚在明年,重新启动油坊。

    几天前,一位河南的企业家给老钟打电话,他从中央电视台上知道了老钟的事,他准备给老钟投资,把老钟的小油坊再搞起来,老钟说等准备好场地厂房再谈这事,有别人的投资,更得稳当点。(文/摄 王伟 记者 马少忠 陈猛)

 

 

 
  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关于东方 | 联系我们 | 广告赞助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帮助中心 | 友情链接 | 合作伙伴